北清智库商学院24小时报名热线:135 52956343(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 > 北清私募 > 正文
北清总裁商学院 被坑10亿美元背后,是神秘的私募和神秘的毛阿敏老公……
手机:135 52956343   电话:010-5715 7131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近日,有媒体报道中国亿万富豪、毛阿敏老公解直锟在一项海外投资项目中被坑,10亿美元不翼而飞。竟然还有海外的私募涉足,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

毛阿敏老公的那些事

毛阿敏是内地的歌唱家,也是一名演员。不过,讲真,你也许并不知道毛阿敏演过啥,毕竟其出演的《青海湖畔》《蓝色骨头》等电影很多人估计都没听过。不过她在乐坛名气倒是挺响亮的,在 2010 年时就获华语歌坛杰出成就大奖,2012 年获中国金唱片奖。

毛阿敏老公何许人也?嗯,他是一个巨头,传说中极为低调的中植集团大 Boss 解直锟。解直锟第一次走进人们的视野,是因为他的夫人——歌星毛阿敏。

2012 年,知名博客长春国贸爆料毛阿敏丈夫名为解直锟,为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集团产业覆盖金融、投资、矿业能源,身家不菲。据长春国贸称,毛与其是在 2002 年一次工商界举行的酒会上经介绍相识,毛阿敏当时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二人秘密交往一年后结婚。而对于毛阿敏此后育有一双儿女之事,因为“爸爸已取得美国国籍,所以不算超生”。此后媒体也曾目击毛阿敏在机场大方地携自己一对金童玉女出没,但未曾见到其丈夫。

面对外界沸沸扬扬的议论,毛阿敏从未出面透露老公身份,据说她在公开场合奉行“可以谈孩子,不能谈丈夫”的原则,甚至曾表示“一辈子也不会把老公身份公开”。

解直锟深居幕后,连集团中都没有相应的品牌宣传部门。

解直锟在中国的人脉很广,除了毛阿敏的人脉关系,解直锟也有自己的人脉网络。据相关资料,解直锟为中植集团的BOSS,而中植集团经营的业务很广,1997 年进入房地产开发,1998 年进入公路开发投资,目前主要以金融投资为核心。人脉投资一直都是有钱人投资的方式之一,只要有钱,有人脉关系,拍着脑袋砸钱都会赚。

而解直锟还有一个超级人脉的哥哥,叫解直春。据了解解植春在 2015 年 5 月之前曾是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经理,担任中央汇金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职务。中央汇金什么概念,能在里面担任重要职务的,接触到的上市公司不是一般的多。不仅如此,解直春还是历任黑龙江省委办公厅、政策研究室副处长,担任过中国光大银行黑龙江分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等。

当钱“不见了”解直锟终于不再沉默

解直锟在国内投资如鱼得水,搞得也是风生水起,国民称赞,但到国际上投资情况就不一样了。有报道称,解直锟竟然在国际上栽了 10 亿美金,而且被骗的是如此明目张胆。

纠纷是在2016年12月爆发的。

解直锟的一位代表向XIO在伦敦摩天大楼Shard中的办公室发出了两封信函。《华尔街日报》看过这两封信函。

其中一封信称,解直锟在2014年出资人民币58亿元(当时合9.4亿美元)帮助设立XIO以及资助XIO收购两家中型企业。该信函称,在提出获得有关信息和文件六个月后,目前仍杳无音讯,要求对解直锟这笔“巨额”投资发生了什么情况给出答案。

第二封信进一步提出有关解直锟资金去向的问题。

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行程安排以及伦敦私募股权公司 XIO Group 的在职和非在职雇员透露,解直锟一行和 XIO 高管拜访了 XIO 正在收购的几家公司,并且视察了可能投资的项目,比如跑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阿斯顿马丁跑车是大名鼎鼎的英国间谍007 詹姆斯·邦德 (James Bond) 的座驾,所以他们把这个投资项目命名为“邦德项目”。

但这种看似融洽的关系已然破裂。解直锟说,他给 XIO 提供了近 10 亿美元的种子资金,让 XIO 得以收购最初的两家公司,但 XIO 现在却不回他的电话。在提交给开曼群岛法庭的文件中,解直锟指控 XIO 高管串谋诈骗他的钱财,这场纠纷牵扯的主要公司都在开曼群岛注册。

XIO 却说,他们根本没拿解直锟的钱。当被问到与解直锟有关的实体是否投资过 XIO时,XIO 发言人没有答复。XIO 否认解直锟的说法。

解直锟是越来越多的赴海外投资的中国富人之一,中国政府严格的资本管制也阻止不了他们。据企业备案文件及知情人士透露,解直锟在全球投资了几十亿美元,这些钱都是他从林业和金融业赚来的。

XIO 2014 年成立于香港,从事私募的时间并不长,但去年因为以 11 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加州的汽车研究机构 J.D. Power 而引发业界广泛关注。

在《华尔街日报》看到的司法备案文件和其他文件中,解直锟说,2014 年他投给 XIO 一大笔钱,现在想把钱要回来。

XIO 首席执行长 Joseph Pacini 在一封电邮中说,解直锟不是 XIO 的投资者,从来都不是,他还否认解直锟的说法。Pacini 不愿讨论解直锟的欧洲之行。他说,是有投资者在 2014 年向 XIO 投资了 32 亿美元,但不是解直锟。

记者无法联系到现年 56岁 的解直锟对此事置评。他旗下的中植企业集团( Zhongzhi Enterprise Group )在北京的发言人不予置评。担任解直锟在开曼群岛的法律代表的发言人也不予置评。这些法律代表来自律所迈普达( Maples and Calder )。

两年前投资的人民币 58 亿元,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背后到底是重磅骗局还是惊天“失误”,抑或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的隐情?

此事件被《华尔街日报》报道后,迅速传遍了社交媒体。3 月 21日 XIO Group 发布了一则《关于不实报道的澄清声明》,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存在多处对 XIO Group 及 XIO Group 管理团队的不实报道,已对 XIO Group 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损害了 XIO Group 的良好声誉。”

至于,哪些是“不实报道”,该声明并未指出。

有趣的是,如果解直锟的确在 2014 年投资了 9.4 亿美元给 XIO Group,那么这笔买卖太值了,那时候正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高点,如今这笔钱折合人民币约合 64.71 亿,3 年间仅汇率就净赚 6 亿人民币,而 2014 年,由于外汇储备增幅很大,并不像现在这样资金难以“出海”。

“9.4 亿美元”到底有没有丢,目前还是个谜,双方都没有透露更多,据了解,这一纠纷直接导致解直锟后续在 A 股的资本运作计划失败。

损失的可不止“ 9.4 亿美元”了。

这家“骗”到大佬的私募是啥来头

在以往的报道里,XIO Group 是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有深厚中资背景的私募投资公司”,由 Athene Li、Joseph Pacini 和另外两名合作伙伴于 2014 年在香港创立的,其中Athene Li常驻中国,Joseph Pacini 常驻伦敦。

XIO集团的高管履历

XIO Group 董事长 Athene Li,中文名叫李响,就读于复旦大学、悉尼大学和康奈尔大学,获得了金融学双硕士学位,曾在亚洲美林投资银行、贝尔斯登亚洲企业财务团队、天泉资本工作,专门从事 IPO 和并购交易。

澎湃新闻记者翻查公开资料发现,曾任泰山投资亚洲控股有限公司中国联席主管一职的李响与 Athene Li 信息吻合,此前她还曾担任天泉投资的执行董事,公开资料上的照片资料也与 XIO 集团官网上的照片资料一致。

XIO Group 的首席执行长Joseph Pacini,曾是贝莱德亚太地区另类投资部的负责人,其在贝莱德期间管理超过 240 亿美元的资产。

所以,曾有外媒报道 XIO Group 与贝莱德关系密切。XIO Group 在英国注册的是一家名为 XIO (UK) LLP 的有限合伙人公司,并非一个注册的实体。2014 年其注册总资本为 6 万英镑。它有两个股东,一个在香港注册,一个在开曼群岛注册。

在中融信托的官网上,中植系在香港的主体之一是中融国际资本(中融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中融鼎新在港投资设立的公司,主要从事直接投资和资产管理业务,为中资企业跨境投融资和海外资本进入中国提供投融资支持和服务。

2016 年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解直锟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常驻香港,很可能就是那时候,他与 thene Li、Joseph Pacini 接触上。

根据《欧多瑞汽车情报》通过对英国方面信息的查询可以获知,XIO还有着更为神秘的一面。

XIO集团在英国注册的是一家名为XIO(UK)LLP的有限合伙人公司,并不是一个注册的实体。2014年,其注册总资本为6万英镑。它有两个股东,一个在香港注册,一个在开曼群岛注册。

值得关注的是,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的股本只有1港元。

同时,还有人发现,XIO 2014年7月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名为“力作”的投资管理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法人为李响。李响占股95%,另有一名自然人股东为刘丽艳。

李响、刘丽艳为股东的公司还包括上海力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成立时间同前。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力时投资也是上海力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企业法人。

解直锟的钱到底去哪里了?目前来说不得而知,此事后续值得关注。

据了解,此番被解直锟告上法庭的,除了李响,还包括XIO GROUP首席执行长Joseph Pacini。

Joseph Pacini的前东家贝莱德也被卷入这场纷争之中。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XIO集团收购J.D.Power的过程中,贝莱德曾参与并提供帮助。

更有趣的是,前几天的3月20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年会上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说:“有很多企业,在中国的负债率已经很高了,再借一大笔钱去海外收购。有一些则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潘副行长虽然不点名,但颇有道理,听者有意,闻者足戒。

玄机:解直锟“遥控” 规避法律风险

“中植系”成员利用中融信托平台不断抽取资金,向“中植系”其他企业输血,这种模式是否有违规之嫌?

查阅《信托公司管理办法》,规定信托公司开展固有业务,不得向关联方融出资金或转移财产。信托公司开展关联交易,应以公平的市场价格进行,逐笔向银监会事前报告,并按照有关规定进行信息披露。

《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亦规定,信托公司推介信托计划,应有规范和详尽的信息披露材料。同时,信托公司管理信托计划,不得将信托资金直接或间接运用于信托公司的股东及其关联人,但信托资金全部来源于股东或其关联人的除外。

解直锟如何规避法律风险?

尽管解直锟旗下旧将仍掌控中融信托管理层,其董事长刘洋为解直锟的外甥。但在法律关系上,2010年经纬纺机12亿元溢价近5倍收购中植集团所持中融信托36%股权,成为中融控股股东,中植集团已经以31.69%的持股退居二股东。

同时,无论兴业源、艺融民生、乃至中植集团,均已和解直锟毫无股权关系,这些公司控制人王颖、解蕙淯也正是在上市公司中频繁出现的面孔。

看似无懈可击的布局,往上追溯都有解直锟魅影,但解开纷繁复杂的层级关系之后,却很难找出直接关联。

从最底层兴业矿业的枝干向上伸展,二股东西北矿业由西部建元实际控制,西部建元成立于2006年,法人为宋丽娜,其住所与中植集团相同。宋丽娜出自中植集团,曾为新湖财富法定代表人。资料显示,宋丽娜去年还以中植集团助理总裁、总经理身份会见了安徽地质矿产勘查局局长李学文。

再看深华新中现身的解蕙淯。查阅中植集团工商资料,2009年控股股东仍是解直锟,后经历三次变更,股东先后从解直锟变更为刘洋,再变为刘义良和解蕙淯二人。

同样,从中南重工往上切入,嘉诚资本、常州京控及中植资本合计持股比例达19.9%,其中中植资本持有常州京控100%股权,中海聚融全资拥有中植资本,而王天宇和邹文昉合计持有中海聚融100%股权。王天宇曾任中植集团执行总裁,去年10月还与解直锟一同出现在中植集团与常州市委书记的洽谈会上。

另一方面,在嘉诚资本工商信息中,解直锟曾为公司控股股东;但去年11月,投资人变更为重庆卓智,崔宇佳与张敏合计持有重庆卓智100%股权。至此,解直锟割断其与王、崔的关系。

由解蕙淯、宋丽娜、王天宇、崔宇佳等人挂帅的各路资本,从纵向层面看似乎独立经营,但横向上,在人员架构和资本运作上却有着剪不断的微妙关系。

此外,自2010年开始,中融信托开始将第一财富管理中心整体转制成为第三方理财机构,中植集团直接和间接控制的第三方机构包括恒天财富、大唐财富、新湖财富和高晟财富4家。

4家财富管理公司官网上都高调晒出各自的股东背景。新湖财富股东包括中融信托;大唐财富股东包括中植资本;恒天财富股东包括经纬纺机、盟科投资、北京祥泰源等;而高晟财富最初由北京立丰海润投资成立。

进一步查阅发现,除了曾经担任盟科投资董事长,嘉诚资本的法定代表人亦为王颖,此人正是前述矿业信托融资方兴业源的控制人。祥泰源工商信息显示,公司此前投资人为嘉诚资本,后变更为立丰润海,而立丰海润由中新融创全资拥有。

据中新融创官网介绍,公司是中植集团全资子公司,前身为集团金融市场部,自2009年开始从事定增投资,正包括前文中凯撒股份的定增。

至此,四家财富管理公司与中植系的关联逐一印证。

中融信托前高层表示,“在中融信托出售给经纬纺机之后,解控制的第三方财富公司,成为中融信托资金、业务体外循环的中转站和风险隔离点,有时也是利益输送点和避税窗口。”

截至目前,唯一尚存解直锟印迹的是,中植集团旗下的北京盟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董事长为解直锟;中植集团旗下北京市金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包括解直锟。

“高调行事,低调做人”。对解直锟有所了解之人大多会如此形容。以经营木材起家的解直锟,如今已隐身幕后操控庞大的资本帝国。但临渊险行的“中植系”和解直锟的“金字塔”式运作套路能一直延续下去吗?

我们想知道的是,如果真的有9.4亿美元“不见了”,算是解直锟的钱,还是中植系的钱,还是买了中植系发行的信托产品的投资者的血汗钱?

分割线

相关文章
  • * 北清智库商学院pe导师班 私募基金“资金池业务” 的“魔”与“道”
  • * 北清私募2.0导师班 私募投资到底投些什么?
  • * 北清智库商学院官网 私募股权基金的操作流程—系列分享(收藏)
  • * 北清pe项目 私募基金回归行业本源 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发展
  • * 北大私募班 私募基金的收益分配方式
  • 复制到顶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