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清智库商学院24小时报名热线:135 52956343(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 > 北清智库 > 正文
北清pe PE基金盯上东南亚 开拓“一带一路”市场
手机:135 52956343   电话:010-5715 7131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从2016年初发起设立“云南沿边跨境股权投资基金”,作为传统PE的海林投资跟随“一带一路”战略,开始布局境外投资机会。

  眼下,这只人民币跨境投贷基金运行已有一年,海林投资董事长王翔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基金已在缅甸、柬埔寨、斯里兰卡设立办事处,在当地的业务项目陆续开始进入审批、选址等流程。

  对于这样的进度,王翔认为“已经比预想要快”。相比国内PE投资领域的激烈竞争,他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尤其东南亚市场仍是蓝海,“成功率可能反而更高”,先布局就先“占住了坑”。

  布局“蓝海”几步走

  在王翔看来,“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机会很多。

  “我们去巴基斯坦,那里收视排在前三的有我们的国产电视剧《金婚》。在苏丹,电视剧《水浒传》很受欢迎。”王翔举例称,目前国内影视市场竞争激烈,估值偏高,很难找到合适的退出渠道,而在海外,影视文化市场还有很大潜力,“把《还珠格格》卖到印度”都可能会是一个好生意。

  在国内,海林投资旗下有一只文化创业基金。依托已有的资源,海林投资正在与缅甸最大的传媒集团探讨业务合作。

  但王翔认为,文创项目必须依托基础建设或实业来进行。在缅甸,海林投资正在推动的主要项目是缅牛的检疫检验,以及甜高粱的种植;斯里兰卡办事处正在筹备一个虾养殖基地;而柬埔寨的项目将主要集中于矿业及相关基础设施。

  之所以选择这些项目,主要是结合已有的经验优势,联合国内的合作方共同参与。王翔表示,东南亚地区资源丰富,目前在考察的项目投资回报比较高,“成本回收在三四年之内,比较快”。不同的项目投资和退出的模式并不一样,具体与投入及盈利模式也有很大的关系。

  王翔同时称,目前东南亚地区的工业基础较为薄弱,基金的布局中短期以农业和当地的资源行业为主,长期会引入光电行业等技术含量更高的产业。以电视、可穿戴设备、电脑、手机等光电产业的终端产品为例,东南亚市场中,“量没有中国那么大,但增长率高。这部分还会再布局,不过是第二步要做的事了。”

  他形容,这一年主要是在“打基础”。对于目前的进度,他表示已经很满意,因为此前预估的时间比现在还要长。

  跨境投资 挑战仍在

  “当初想要设立人民币国际投贷基金的时候,我们的董事会吵得比较凶,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毕竟那是一个不怎么成熟的市场。”对于基金的设立,王翔这样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几次讨论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会是一个很慢的东西”。

  为什么还走出这一步?他解释,主要是考虑到国内现在竞争非常激烈,好项目会越来越少,而且退出渠道也比较少。“一年在一个行业看50个项目,能投两个就不错了”。但是缅甸、越南、柬埔寨还有斯里兰卡,很像国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市场,相比之下成功率可能更高。

  同时,当地也特别希望引入中国的发展经验,机构与当地政府高层之间可以形成有效沟通,这样的支持使项目得以自上而下地推进,阻力较少。

  就这样,海林投资在2016年获得人民币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海外贷款业务资格,并在云南设立人民币境外投资的专项基金。基金由海林投资与上市公司粤泰股份(9.490, -0.07, -0.73%)共同发起,海林投资作为GP占比90%,粤泰股份占比10%。

  就基金本身的运行,央行等政策层希望人民币境外投资基金可以做到人民币结算,通过投资项、贸易项资金往来,推动人民币走出去。从实际来看,海林投资在东南亚当地尽量是以人民币结算,以避免外汇风险。但在其它一些地区,推动人民币结算存在困难。

  王翔介绍,除了人民币国际投贷业务,海林投资也将跟随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海外市场的并购。另外,他们也在尝试联合国外的资管机构在境内外直接发行债券等金融产品。

  困难当然是有的。

  他举例称,在缅甸,外资注册公司需要经过政府的层层审批,目前缅牛项目的可研性报告已经申报给了缅甸的农业部门,仍在审批之中。甜高粱项目则还在选址,需要在试种之后,再形成报告提交给相关政府机构。政策法规的不完善,难免会有阻碍。语言和文化的壁垒也是存在的。

  另外,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之前,日本、欧美等发达国家在当地的布局更早,“竞争还是有的”。

  民营资本集结

  在东南亚地区,来自中国的资本较为活跃。

  王翔向本报记者介绍,以他了解的情况,目前国内资本在当地投资分几类,包括与油气矿产等资源类相关的投资,与旅游、商贸设施以及住宅公寓相关的房地产投资,再就是港口等物流相关的投资。

  但他表示,目前“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大多是以民营企业为主,PE类的机构很少。“因为PE更像是一个财务投资人,如果没有对行业的清晰判断,包括运营经验、团队等资源,这些市场并非PE直接投资的主要方向,通常会与产业资源进行捆绑。”

  除了海林投资这样的PE机构,36氪曾对面向东南亚市场的创投基金进行粗略统计。

  2016年10月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资本在印度共投资10家创业公司,披露金额约36亿元。此外,比如戈壁创投亦设立1500万美元的超级种子基金,重点关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市场。零一创投、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华平投资集团等也纷纷出海。而如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同样在东南亚积极布局,展开并购。

  从整体来看,商务部在5月10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4-2016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外直接投资超过500亿美元。

  王翔表示,“一带一路”整体机会很多,这些市场的劳动力等优势明显。海林投资在国内也与一些商业银行在基础建设领域和PPP领域有一些深度的合作,这样的经验也可以用到国外。他称,PPP在国外也是比较认可的一种投资建设运营的合作模式,民营资本尝试以PPP的形式进行海外投资是可行的,但也要依据当地的法律法规体系做一些具体的考量。

相关文章
  • * 北清pe项目 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运作过程
  • * 北清智库商学院官网 “其他类”私募牌照现状浅析
  • * 北清智库商学院pe导师班 盘点国内外私募基金业绩报酬计提方式
  • * 北京大学私募培训班 【私募观察】未来10年,中国最赚钱的17个新兴产业!
  • * 北京大学私募培训班 私募┃股权投资案例
  • 复制到顶打印